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章 被打

第1章 被打

        阮柠是被痛醒的。

        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身上的痛楚又是那么清晰。

        然后只听一个非常浑厚的声音嗤笑着说:“你说这小子也是啊,盯谁不好,偏盯上执哥,那执哥是谁都能盯的么?”

        说着,又朝阮柠身上补了一脚。

        阮柠疼得闷哼一声。

        “就是,”另一个稍洪亮的声音接着说:“这都第几回了,也就是执哥脾气好,一再容忍你,不过你咋就没有自知之明呢,人执哥是多优秀的一个alpha,是随便一个omega都能配的上的么,也不闻闻你身上都是些什么味儿?!”

        阮柠被他们左一句执哥又一句执哥给说懵了,还有什么alphaomega,果然自己真的在做梦吗?

        于是他松开抱着头的双手,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围在他上头的四五个人。

        这一看,更懵了。

        都是些谁啊?

        他不是在家睡觉吗?

        昨天还看小说到凌晨来着。

        “你们········”

        “怎么?”吴熊五大三粗的,看阮柠一脸迷茫样儿,甩了甩膀子,道:“装什么傻呢小少爷,你自己做的事儿总不会忘了吧。”

        阮柠:“……”

        他还真就不知道。

        但他也不敢贸然开口问,看这场景,像自己和他们有多大仇似的。

        “别跟他废话了大熊,打一顿不就完了,别看他是个omega,皮厚着呢。”边儿上一个穿着条纹短袖瘦高瘦高的男生开口。

        吴熊觉得有道理,天气正闷热,他也不想再耽搁,示意了旁边站着的几人,一起朝阮柠身上招呼。

        这些人的拳头硬的跟石头一样,阮柠本来全身都疼,现下更是没有什么还手的余地,连句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抱着头缩在地上硬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到自己鼻腔一热,然后就有人吼了一声:“操!”

        吴熊众人朝后退了一步,捂住口鼻:“这屎味儿的信息素又来了!”

        阮柠擦了擦鼻血,咳了几声,然后慢慢爬到墙边靠着。

        他现在不敢说话,连解释都说不出来,总觉得一开口就会被打。

        吴熊等人还在那边骂骂咧咧的,但却站的离他很远,像是避如蛇蝎。

        阮柠还是不知道为什么。

        从头到尾他都是懵的。

        “大熊。”

        突然,一低沉微哑的嗓音传来。

        谢执穿了一件纯黑的t恤,日光下肤色有些偏白,身材劲瘦挺拔,身高比吴熊还要高出一点,虽然吴熊很壮,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alpha自带的气场有关,他看起来却仍是弱了谢执一头。

        谢执双手插兜,闲庭信步一般慢悠悠地朝他们走过来。

        “执哥。”众人喊了一声。

        “嗯。”谢执应了一下。

        然后才转头,看向缩在墙边的阮柠。

        阮柠把头抬起来了一点儿,看到了走来的人,印象中这个人他从来没有见过,但莫名地觉得很熟悉。

        谢执冷着一张脸,面部轮廓立体而刚硬,延展至下鄂线都给人一种紧绷绷的感觉,他的眉头轻蹙着,紧闭薄唇,看起来像一尊冷俊的雕像。

        关键他还没有表情,深沉的眸子看起来特别的凶。

        这让阮柠直接忽视掉谢执长得好看的事实。

        不过他真觉得面前这人非常熟悉,甚至情不自禁地开口道:“谢········执。”

        叫出来的时候他自己也惊了一下,谢执这名字不是········

        不过他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可能也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但谢执听到了,他冷笑一声,勾起的嘴角颇有些冷血的味道。

        他蹲下身,看着阮柠,眉目间有些戾气,眼里却是明目张胆的鄙夷,漫不经心地开口:“喂,这么喜欢我呢?”

        阮柠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从他睁眼起莫名其妙的被打,到他叫出谢执的名字,心里隐隐有了猜测,但又觉得不太像是真的。

        他有点儿害怕,怕下一秒谢执的拳头也向其他人那样朝他落下来,所以向后躲了躲,没说话。

        他的鼻血没止住,还在流,周围的信息素味道也越来越重,谢执被臭得也实在是吃不消。

        没听到回答他索性就站了起来,本来也就是出于好奇问上一问,他和阮柠根本就没有过交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着就想来纠缠他了,想来理由也就那些,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纠缠,但确实第一次看见这么执着的。

        不过人不说就算了。

        他虽然对这种事很厌烦,但也没打算怎么管,要不是这次阮柠在他课桌里安装了窃听器和摄像头,又找人把向安打了一顿,他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执哥,还动手吗?”大熊走了过来,人如其名,他长的胖,也长得壮,两个圆眼睛看起来特有喜感,异常饱满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水了。

        谢执本来也不太看得上阮柠,所以不怎么上心,想着差不多就算了,道:“得了,今天也不早了,先回去吧,晚上你们店里不是特别忙?”

        “哎,”大熊勾了旁边林信的脖子,知道谢执有司机,便喊道:“那我就让信子陪我回去了啊!”

        “嗯,去吧。”

        “得嘞!”大熊把身上的一半重量都压在旁边比他小上一个号的林信身上,和林信打闹着走远了。

        这个偏僻的学校旮旯里,就剩下了谢执和阮柠两个人。

        阮柠的头发长的到了脖子,额前的头发也遮住了眼睛,又不知在哪儿沾上的灰尘和血渍,看起来脏兮兮的。

        缩在墙角处,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像一只没人要的小流浪狗。

        拎起来一扔就能扔出去老远。

        谢执站得离得远了些,隔远看着,就莫名地想笑。

        等了一会儿后,他开口:“有病就要治,神经病可不是个小毛病。”

        阮柠知道谢执是在嘲笑他,他的的声音低缓有磁性,让他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阮柠没说话。

        谢执:“最后一次。”

        阮柠听后立马就明白了,小幅度地点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谢执“啧”了一声,他还以为阮柠不乐意,便有些不满,两步跨过去,蹲下,一只手捏起阮柠的下巴,往上稍一用力,冷声道:“说话。”

        阮柠被吓了一跳,眼睛被头发遮住,让他有点儿不舒服,结结巴巴道:“我、我知道了……”

        能感觉阮柠在发着抖,谢执有些意外,虽然他没怎么管过这人,但从别人的口中听来,也不觉得是个这么懦弱的。

        毕竟敢在自己课桌里装窃听器和摄像头,还敢找混混欺负人的,怎么说也不该是这么个样子。

        不过现在看来……还真是?

        谢执用了点儿力,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弯曲。

        阮柠疼得受不了,脖子也酸,忍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可怜巴巴地小声道:“……疼。”

        谢执一顿,道:“就这么点儿胆子?”

        阮柠不知道说什么,但下巴被捏得真的很疼。

        “对、对不起……”

        不知道说什么,道歉总是没错的。

        似乎还真是这个样子,谢执听人都快被他吓哭了,他没有欺负弱小的爱好,而且这味道确实不太好闻,所以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也不做过多的为难,放开手站了起来。

        他一放手,阮柠又把头低下去了。

        指腹还停留着滑腻的触感,谢执心里略微有点惊奇,用拇指捻了捻,看不出来啊,皮肤还挺好。

        阮柠蹲的腿都麻了,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听到什么动静,抬起头一看,才发现谢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他莫名觉得松了口气,感觉胆子这才大了些。

        然后带着戒备看了看四周,陷入了冥想。

        这里的环境,遇到的人,和他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都和书里好像。

        他前两天在家里的楼道捡到的一本书。

        书很破很旧,有几页还是残缺的,因为他昨晚上才看过,所以还记得。

        里面也有个叫阮柠的,也有个叫谢执的,连吴熊和林信都有。

        而且这个被打得情节他也是看过的,不过最开始的时候没反应过来。

        难道自己穿到书里面来了?

        他成了书里的“阮柠”?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事啊。

        阮柠觉得还不是特别能确定,准备待会儿再做一个验证。

        于是他依照着记忆,捡起地上的书包,一弯腰全身都在疼,“嘶”了一声,疼得他眼眶都红了。

        他特别怕疼。

        刚才谢执扣住他下巴的时候他就想哭,不过没敢。

        天快黑了,他胆子又小,又来到这个对他来说算得上是陌生的坏境,没敢耽搁,一瘸一拐地朝校门走。

        门卫是个五十来岁的beta大叔,闻不到阮柠身上的味道,天太黑他也没怎么看清楚,只看得见阮柠一瘸一拐地,于是好心问道:“同学,是腿受伤了吗?”

        阮柠吸吸鼻子,闷着声音道:“谢谢叔叔,我没事。”

        门卫看时候也不早了,便道:“没事就好,挺晚了,早点儿回家吧。”

        阮柠:“好。”

        他运气好,出来的时候刚巧遇上最后一班车。

        阮柠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晚上人不多,车上只坐了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大家都低着头玩手机,没怎么注意到他。

        他用袖子把自己的脸擦了擦,然后就静静坐着。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他就到家了。

        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别墅,阮柠做了好几口深呼吸才提起步子走进去,他要去见妈妈和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