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长安之上在线阅读 - 第623章 没了,真的没了

第623章 没了,真的没了

        “差不多了吧?”

        杨玄看看天色,又揭开了陶盖。

        “嗯!”他陶醉嗅了一下,“味道差不多了,燕啊!穿串!”

        赫连燕心不在焉的穿着羊肉串,几次差点被竹签戳到自己的手。

        穿好了之后,杨玄洗干净手,“鹤儿!”

        “哎!”

        江湖女儿,最喜欢的便是烧烤。

        姜鹤儿端着一盆炭火来了。

        架子架上去,羊肉串摆上去。

        “酒水,要淡酒,越淡越好!”

        杨老板觉得吃烧烤就要喝淡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倍儿爽。

        烤肉在炭火上吱吱作响,香味四溢啊!

        “啊啊啊!”

        大少爷喊了一嗓子。

        “让阿梁进去,别熏到了。”

        杨玄回身摆手。

        郑五娘抱着大少爷进去了。

        周宁出来,“好香。”

        “阿宁你如今也不能吃,再缓缓。”杨玄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一边用香味来诱惑妻子,一边又不许她吃。

        ……

        卢强出了酒肆,转过巷子后,就被赫连燕的人发现了。

        “发现卢强!”

        “去告诉娘子!”

        “盯着巷子里!”

        “卢强往右边去了!”

        “盯着!”

        密谍们换着衣裳,换着人,紧紧跟着卢强。

        人人怒不可遏!

        背叛了使君,就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卢强去了左边。”

        “左边是哪里,呃!”

        左边,是一条巷子。

        通往赫连燕,也就是他们的据点。

        他难道要自首?

        有人甚至生出了这等荒谬的念头。

        可这条巷子,也经过使君大人家。

        卢强一路到了杨家门外。

        “告诉使君,老夫来了。”

        ……

        杨玄拿着几串烤肉不时翻面,又刷一下酱料。

        姜鹤儿坐在边上,狂吞口水,“郎君,好了吧!”

        “差不多了,再等等。”杨玄再翻了一次。

        “等什么呢?”赫连燕打起精神。

        一个侍女过来,福身,“郎君,卢别驾求见。”

        赫连燕:“……”

        “请他来。”杨玄抖了一下烤串,把沾上的灰抖落。

        侍女一怔,“后院?”

        “嗯!”

        卢强一路进了后院,笑道:“老夫年岁不小,不过,该忌讳的还得忌讳!”

        看到杨玄在烤肉,他不禁乐了,“味道不错!”

        “老卢,来!”

        杨玄招手。

        卢强过来坐下,伸手。

        杨玄看看手中的肉串,“六串,两个女人出力不少,一人一串,咱们俩一人两串。”

        卢强接过,毫无不客气的用牙齿扯下一块羊肉。

        眯着眼,“美!”

        “美吧?”杨玄也吃了一块,举起碗,“淡酒,不烈,不过适合大碗喝!”

        卢强一饮而尽,“痛快!”

        姜鹤儿接过了烤肉大权,赫连燕在边上打下手。

        她不时看杨玄和卢强一眼,心想,为何郎君能判定卢强不会背叛陈州和自己呢?

        姜鹤儿递了几串烤好的羊肉过去,卢强接过一串,说道:“使君就不担心老夫会投靠那边?”

        杨玄摇头,“不担心。”

        “为何?”卢强吃了一片羊肉,正好吃到了筋,老牙嚼不动,就用一口酒水灌了下去。

        杨玄放下签子,举碗也来了一大口,惬意的叹息一声,“你若是为了名利,为了升迁,何必留在北疆?”

        “哈哈哈哈!”

        卢强大笑。

        二人相对一视,莫逆于心。

        赫连燕看着他们,突然明白了许多。

        “喝多了,去更衣!”

        杨玄起身。

        “一起!”

        和女人一样,男人也喜欢一起去方便,只是想有个人陪着扯淡。

        赫连燕看着二人过去,说道:“鹤儿,杨氏谋卢强,这是想在郎君去了桃县之后,断他的后路!”

        姜鹤儿点头,吃的满嘴流油,半晌才有空闲,“嗯!不怀好意。”

        “可却白费心机了。”赫连燕摇头,“我只是不解,为何郎君对卢强这般信任。”

        “先前郎君说再等等,就是等他吗?”姜鹤儿拿着杨玄的碗,偷偷喝了一大口酒水,吐吐舌头,呼出一口气,“啊!”

        赫连燕说道:“是啊!你说说,郎君为何对卢强这般信任呢?”

        女人之间的友谊男人无法了解,反之,男人之间的也是如此。

        姜鹤儿眼珠子一转,翻动了一下烤串,“汴京有些男人喜欢去的地方,里面也是男人。”

        “咦!”赫连燕皱着眉,觉得姜鹤儿是在埋汰郎君,“卢强这般老,郎君放着你这般可口的小美人不动手,为何去动他?”

        “喜欢呀!”姜鹤儿舔舔嘴角的油脂,这个动作让赫连燕都忍不住想捏她的脸颊,“喜欢可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那你可喜欢郎君?”

        不知何时,话题就偏的没边了。

        “我……我不知道。”姜鹤儿有些底气不足。

        “你本想说不喜欢是吧?可却心虚。”赫连燕坐过来,姜鹤儿赶紧挪挪臀儿,“你别靠近我!”

        “鹤儿,晚上咱们联床夜话吧!”

        姜鹤儿面红耳赤,“你休想!”

        赫连燕正想逗弄她,杨玄和卢强回来了。

        晚些,卢强大醉而归。

        杨玄半醉。

        “下午的太阳太热了。”

        喝酒了之后,年轻的身躯有些发热,恨不能躺在一张冰床上。

        赫连燕觉得自己晚饭不用吃了。

        “郎君,我回去了。”

        “嗯!”

        杨玄坐在那里,身前的案几上摆放着一张地图。

        潭州!

        北辽……

        手指头顺着划过去。

        赫连燕出了杨家,捷隆在等候,一同的还有杨嘉。

        “我们找到了他!”捷隆很是得意。

        “是老夫故意让你等看到。”杨嘉微笑。

        “你来作甚?”赫连燕问道,下意识的招手。

        安如师徒三人站在她的身后。

        “无需如此紧张。”虽然知晓颍川杨氏威名赫赫,但这等阵仗还是让杨嘉笑了起来,“老夫来此,只是想请见杨使君。”

        “说事!”赫连燕说道,看了杨嘉身后的老人一眼。

        “你能做主?”杨嘉依旧在微笑,但很是矜持,让赫连燕想到了当初自己进宫时,赫连峰的嫔妃看到自己时的神色。

        “至少我能让郎君判断是否见你!”赫连燕说道。

        “告诉他,这只是一次友善的接触。”

        杨嘉微笑道。

        他的身后聚拢了十余随从,其中一个老人眯着眼,身上的气息让赫连燕感到有些不安,这也是她为何招手让手下过来的缘由。

        颍川杨氏,威胁不了她这个北辽人!

        大不了,老娘去当马贼!

        “友善到了撺掇郎君的副手?”赫连燕笑道:“这等愚蠢的话,我若是代替你传给了郎君,郎君也会觉着我很蠢。”

        赫连燕指指巷子口,“郎君宽宏大量,你走吧!”

        杨嘉看着她,“老夫想走,可你看……”

        唰!

        两侧同时出现了军士。

        军士手中拿着的是……劲弩!

        再后面……

        那不是玄学的教授吗?

        几个玄学的教授拎着兵器,最显眼的便是钟会手中的狼牙棍。

        从宁雅韵宰了楚荷等人后,玄学就成了杨老板最忠实的拥趸。

        “老夫并非是怕他们。”杨嘉指指身后的老人,“老夫只是不想撕破脸!”

        这便是郎君的宽宏大量吗?让我好生欢喜……赫连燕说道:“去个人,禀告给郎君。”

        捷隆小跑着进去。

        没多久,小跑着回来。

        “郎君如何说?”赫连燕问道。

        她觉得郎君会把杨嘉等人驱逐出城,众目睽睽之下,令杨氏丢个人。

        捷隆神色古怪,竟然像是兴奋。

        “郎君令!”

        密谍们束手而立。

        捷隆说道:“抽他!”

        赫连燕一怔。

        “大胆!”

        杨嘉身后的老人上前。

        唰!

        安如拔剑,长剑闪电般的刺去。

        一个密谍罢了……老人冷笑,一拳迎击。

        呯!

        老人咆哮,手背上一道深深的剑痕,深可见骨!

        安如出剑,逼迫着老人步步后退。

        老人喊道:

        “郎君,退!”

        杨嘉想退,却被拦住了。

        他咆哮道:“在大唐,没人敢动杨氏的人!”

        赫连燕上前。

        举手。

        啪!

        世界。

        安静了!

        玄学的洒脱实际上和世家门阀的面子也有些类同……挨抽之前要咆哮,要警告。挨抽之后,马上摆出洒脱的姿势。

        杨嘉就是如此,挨抽之后,没说什么你等着,老夫回头寻人来报复。而是很冷静的,很从容的问:“够了吗?”

        赫连燕一怔。

        再抽一巴掌?

        可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啊!

        捷隆说道:“郎君说,狠抽!”

        啪!

        “走!走走走!”

        面子被击碎,杨嘉在护卫们的掩护下,狼狈逃窜。

        “止步!”

        堵在巷子口的将领厉喝道。

        “啪!”

        弩弓对准了杨嘉等人。

        “我等是颍川杨氏……”一个护卫喊道,接着想抽自己一巴掌。

        真正的颍川杨氏都挨了一巴掌,咱们,算个什么?

        众人止步。

        看着那闪烁着幽光的弩箭箭矢,心底发寒。

        这就是军队吗?

        杨嘉的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

        杨氏必须拥有军队!

        可他知晓,这几乎不可能。

        世家门阀能长存,除去自身强大的实力之外,便是因为没有掌握着令帝王忌惮的军队。

        你可以做官,可以通过联姻来编制一道大网。但这道网不要编织进军中。

        这是千年来世家门阀和帝王之间的默契。

        但这个默契实际上已经被打破了。

        先是杨氏的女婿张楚茂成为南疆节度使,接着便是周氏的女婿杨玄被黄春辉视为北疆节度使的接班人。

        巨大的羞辱让杨嘉的脑海中嗡嗡作响。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转动。

        杨氏做帝王!

        “让他们走!”

        赫连燕说道。

        郎君就是想收拾杨氏一顿,但杀人没必要。

        将领死死地盯着杨嘉,“这里是临安,是陈州,是北疆,不是长安!滚!”

        冲出了巷子后,杨嘉回身看着那些军士,喃喃的道:“老夫觉着,这个天下,怕是要乱了。不过,乱了才好啊!乱了,才有机会!”

        李氏当年也是世家门阀之一,陈国衰微,世家门阀们齐齐推举李氏出头,这才成就了李唐王朝。

        李氏能!

        杨氏,为何不能?

        “哎!”

        身后有人不耐烦的道:“让让!”

        “贱……”

        杨嘉正在羞恼中,差点就破口大骂。

        他缓缓回身,行礼,“见过周公。”

        周勤和周新刚在城中转悠了一圈回来,他淡淡的道:“你方才说什么?”

        就算是杨松成在此,也不敢骂周勤贱狗奴!

        可话已出口……杨嘉说道:“老夫在骂这贼老天!”

        “是吗?”周勤指指他的脸颊,“胖了些,不过,胖了好,你说呢?”

        杨嘉的脸本就被抽的有些红肿,此刻越发的红润了,强笑道:“是啊!”,他拱手,“老夫还得赶回长安,告辞。”

        “好走,不送!”

        看着杨嘉遁去,周新说道:“阿翁,他这是被谁抽了?”

        周勤说道:“这条巷子是你姐夫做主,你说,谁敢抽颍川杨氏的人?”

        周新回身,看着那些军士撤离出来,说道:“颍川杨氏如今不但有皇后和皇子,还有南疆节度使,家势宛若烈火烹油。许久未曾有人收拾他们了,姐夫的胆子好大。”

        “你不如说许久未曾有人收拾世家门阀了。”

        “阿翁,我想说的来着。”

        “世家门阀啊!兴许哪一日就没了。”

        周新笑道:“阿翁,世家门阀传承数百,乃至上千年,王朝更替,世家门阀巍然不动,何曾会没了?”

        这是世家门阀的底气所在!

        “没了!真的没了!”

        有人在后面叫嚷,脚步声飞也似的传来。

        周氏祖孙回头,就见王老二和屠裳一前一后往这边跑。

        “周公!”

        老二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奔跑中拱手,接着一溜烟就钻进了巷子里。

        “站住!”

        屠裳见到周勤,止步拱手。

        “这是……”

        周勤笑道,心中突然生出了一抹阴影。

        没了,真的没了!

        他又笑了起来,心想,老夫可真是老了啊!一个憨傻小子的话,竟然也能让老夫浮想联翩。

        屠裳说道:“老二最近便秘,老夫正想没收他的肉干。”

        “哦!是吗?肉干这东西,吃多了上火。”周勤深有体会。

        “是啊!老二还不爱喝茶,不爱吃菜蔬,这不,就拉不出来。”

        晚饭,王老二被逼着吃了一大碗菜蔬。

        “其实没那么麻烦。”老贼一脸睿智。

        王老二大喜,“老贼,可有法子?”

        “简单!”老贼说道:“弄些香油……”

        晚些,打架的老贼和王老二站在杨玄身前。

        “出息了!”杨玄蹙眉,“老贼大把年纪打架,老二欺负老人。”

        王老二说道:“他让我弄香油。”

        “弄香油作甚?”杨玄满头雾水。

        王老二拍拍屁股。

        杨玄满头黑线,“看来,你们都该找个娘子管着了!”

        王老二问道:“郎君,女人也用香油吗?”

        杨玄:“……”

        老贼:“……”

        晚些,二人出去,老贼喝道:“女人不用香油,笨蛋!”

        “我哪知道?再说了,你又没女人,怎么知道?”

        “没吃过羊肉,也见过羊跑!”

        这两个倒是打架不记仇,让杨玄笑了笑。

        赫连燕进来。

        “燕啊!”

        赫连燕神色严肃,“潭州那边,最近斥候和游骑多了不少。不但斥候无法靠近,我这边的人也无法潜入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