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长安之上在线阅读 - 第622章 友谊之手

第622章 友谊之手

        周勤在外面转了几天,回来就寻周宁说话。

        “阿梁!”

        周宁抱着大少爷逗弄。

        “孩子白白嫩嫩的,颇为可人。”周勤笑了笑,俯身在案几上,“来,老夫抱抱。”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抱的有些笨拙,周宁笑道:“阿翁,要放松些。”

        “老夫知晓,当初抱你阿耶的时候,你阿耶就没哭过!”

        “阿耶是被阿翁吓坏了吧?”周宁捂嘴偷笑。

        “那是慈爱!”

        几句话后,周勤问道:“阿宁,州廨那些官吏你可了解?”

        “知晓一些。”

        “他们对子泰如何看?”

        “阿翁……”周宁知晓这个问题不简单,“家中什么意思?”

        “你无需管。”周勤说道。

        这是规矩。

        周宁说道:“威信颇高。”

        “还有呢!”

        “没了,我整日就在后宅,也没法去了解。”

        女人外向,阿宁一颗心都系在了女婿的身上!

        “那个,卢强你可知晓?”

        “老陈州了。”

        “他对子泰如何?”

        “子泰没提过。”

        周宁接过阿梁,让孩子挡住自己的脸。

        嘴角微微翘起。

        阿翁,我现在是,杨家人!

        ……

        “郎君,卢强今日下午会有空闲。”

        杨嘉等了数日,终于等到了机会。

        “让你等打探的消息可有了?”杨嘉问道。

        逆旅中,老板和伙计都在下面,不得召唤不得上来。

        楼梯口,乃至于窗户那里都有人看守,不给人窥听的机会。

        斜对面,赫连燕麾下的探子盯着这边,说道:“这人是属蛇的吧!窝在里面就不动了。”

        “娘子来了。”

        赫连燕带着如安师徒三人来了。

        “如何?”

        这里是民宅,主人得知使君大人需要借用他家来监控某些乱臣贼子后,豪爽的带着一家子都搬去了亲戚家。

        “娘子,那人就没动过,一直在逆旅中。”

        赫连燕看看逆旅,说道:“按理,杨氏的人来了陈州,就该四处看看,走走,考量一番陈州的虚实。不动,便是所谋甚大!”

        “他们的随从这几日倒是进进出出的。”

        “去了何处?”

        “盯着州廨,还有,他们在城中有人,每日都去打探消息。”

        “顺着盯下去了吗?”

        “盯了,刚发现一个小吏不对劲,和杨氏在陈州的探子怕是有些勾结。”

        “那小吏在谁的身边做事?”

        “卢强。”

        赫连燕随即去了杨家。

        “郎君,卢强身边的小吏和外人勾结。”

        “和谁?”杨老板正在看小说,正好是得趣的内容。

        “杨氏的人。”

        杨玄把书卷合上,闭上眼。

        “老曹是我的人,这谁都知晓。卢强准确些来说,是刘司马的人。

        燕啊!人说我给自己布置了一个防备严密的圈子,这个圈子看似无懈可击,可在外人看来,卢强便是这个圈子唯一的破绽。偌大的破绽……”

        “郎君,要不,绝了这个后患?”赫连燕问道。

        她的态度看似恭谨,可这话却让杨玄觉得眼前的骚狐狸一下就蜕变成了饿狼。

        他不禁夹紧双腿,又觉得有些无稽,“我说过,许多事,无需强求。该来的,一定会来。不该来的,你赶都赶不走。”

        赫连燕告退,晚些寻到了韩纪。

        “杨氏的人在盯着卢强。”

        “这是要勾搭?”韩纪抚须,玩味的道:“谁还不能攀个高枝呢!若是出手,就有些断人前程的味道,郎君,不好办呐!”

        赫连燕说道:“郎君的意思,不管。”

        “就算是亲兄弟,亲父子之间,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自己的认知起冲突的也不少。而卢强只是下属,不是心腹,更不是亲人。不好管!”

        韩纪沉吟良久,“你什么意思?”

        “你何曾行事问我什么意思?”赫连燕笑的讥诮。

        韩纪自诩才智无双,对赫连燕的态度不说坏,但也谈不上好,有些敬而远之。

        “你是郎君的人,管的又是那等事,老夫得避嫌。”

        吃过亏,才知晓许多事儿不能干,许多忌讳不能犯。

        这个老鬼满嘴就没一句实话……赫连燕说道:“按照我的意思,若是卢强与杨嘉见面,便弄些事,把二人会面之事公之于众。”

        韩纪微笑,“杨氏与郎君乃是死对头,卢强与郎君的死对头私下会面,传出去,他不用做人了。从此,陈州,乃至于北疆再无他的立足之地。赫连娘子……够狠!”

        赫连燕捂嘴偷笑,“哎呀!看韩先生说的。不都说女人不狠,她就站不稳吗?再说了,咱们都是为郎君办事,狠不狠的两说,把事情办好了才是正理。”

        姓韩的,别和老娘哔哔这个,赶紧吱声。

        韩纪说道:“何须如此?”

        “那你什么意思?”

        “郎君需要一个根基,以往是太平,如今是陈州。郎君以后是要去桃县,那么,陈州就不能有半点疏漏。

        否则郎君前脚去了桃县,后脚陈州变成了别人的地方。赫连娘子,那时候郎君再多手段,也成了泡影。”

        赫连燕点头,“确实是如此。要命的是,卢强资历太深,郎君若是一走,他接任的可能性最大。若是他不效忠于郎君,陈州,危矣!”

        “此事倒也简单。”韩纪的眼中多了冷意,“包冬擅长传谣,可令他出手,在外面散播些卢强的谣言,就说,卢强久慕颍川杨氏,想攀附。”

        “你这是栽赃!”赫连燕一怔。

        “肮脏之事由咱们去做,郎君,依旧洁白无瑕!”韩纪微笑道。

        “好!”赫连燕妩媚一笑,“我令人去寻包冬。”

        “老夫与他沟通。”韩纪微微一笑。

        咱们都出手了,谁也跑不掉。

        这便是另一种形式的投名状。

        也是一种另类的结盟。

        值房外出现了张栩。

        宽厚的身躯挡住了大半光线,让室内的二人不禁眯眼看过来。

        “郎君说,消停了!”

        郎君竟然知晓我会来寻韩纪?不,是知晓我会私下动手……赫连燕心中一震,“是。”

        韩纪笑容一僵,说道:“领命。”

        ……

        杨玄正在切肉。

        “郎君,让别人来弄吧!”管大娘觉得有些违和。

        “我就是苦日子出身,从小干活。几岁就会生火做饭,十岁能入山狩猎养活自己。干这,不丢人!”

        杨玄切着羊肉,管大娘悻悻回到屋檐下,“怡娘,管管!”

        怡娘双手袖在袖口中,腰背笔直,“就算是帝王,也会带着嫔妃和儿孙去耕地,让天下人效法。”

        “可郎君只是刺史。”管大娘觉得怡娘的话有些偏颇。

        迟早的事儿!

        怡娘淡淡的道:“郎君爱做什么,就让他做。”

        什么时候,后院的娘们也成了御史?

        羊肉切好,装在陶盆中,加上各种调料腌制。

        “盖上盖,等一个时辰后开烤。”

        杨玄洗干净手,进去把刚用餐的大少爷抱出来晒太阳。

        “阿梁。”

        “啊啊啊!”

        阿梁吐了一个奶泡泡。

        “郎君。”

        姜鹤儿从前院回来禀告。

        “张栩说,赫连燕寻到了韩纪,二人在商议什么。说了郎君的告诫之后,都答应了。”

        “都不消停!”杨玄有些头痛。

        韩纪不消停,那是因为他不知晓杨玄的终极目标,故而有一种紧迫感……担心拖的时间越长,杨玄和这个小团体的未来就越危险。

        韩纪恨不能杨玄明日就能执掌北疆大权,随后和长安抗衡。

        而赫连燕的心思相对复杂些,一方面作为北辽人,她需要做出功绩来向这个小团体的人证明自己的能力;一方面作为女人,她需要在杨玄这里找到存在感。

        一旦存在感消失,她这个女人也就可以消失了。

        这是赫连燕的恐惧。

        她的荣辱,都来自于杨玄。

        但,这个女人的胆子太大。

        “盯着!”

        “是。”

        姜鹤儿去传信。

        杨玄抱着大少爷,笑道:“阿梁,喜欢不?”

        “咯咯咯!”阿梁手舞足蹈。

        ……

        “别驾,这是要出巡?”

        卢强收拾东西,出了值房,神色轻松,一看便是要回家的模样。

        小吏站在外面,笑吟吟的欠身。

        “老夫今日有事。”

        卢强笑吟吟的颔首。

        小吏笑吟吟的目送着他出去,回身,微笑道:“成了!”

        “什么成了?”

        身后有人问道。

        “我的事……你!”

        小吏回身。

        赫连燕站在那里,“拿下!”

        ……

        卢强出了州廨,外面一个男子笑道:“见过卢别驾。”

        “你是……”卢强搜刮了一下记忆,确定不认识此人。

        男子拿出一个腰牌。

        颍川杨氏!

        “家中来人,想请见卢别驾,长安有些事情,想告知卢别驾。”男子笑的很从容。

        卢强迟疑了一下,“也罢!”

        ……

        在随从们的遮掩下,杨嘉换了几次衣裳,最终出现在了一家酒肆的后门。

        门开,一个随从就在里面。

        “郎君。”

        杨嘉看看巷子左右。

        两侧有随从举手,示意没人跟踪。

        ……

        “跟丢了!”

        赫连燕的手下懊恼的道:“对方是好手。”

        赫连燕得知消息后去请罪。

        “让你无需管,偏生多事。颍川杨氏传承多年,你以为是浪得虚名?”杨玄倒是不介意,“坐下。”

        赫连燕坐下。

        “晚些帮忙穿串。”

        “郎君,那边紧急……”赫连燕心中焦急。

        “这世间缺了谁都会继续前行。”

        杨玄揭开盖子,嗅了一下腌制中的羊肉,“燕啊!闻闻。”

        赫连燕嗅了一下,可心不在焉之下,只嗅到了一些刺鼻的味道。

        “淡定些。”杨玄说道:“这里面放了花椒,还有几种香料,盐巴……”

        赫连燕苦笑,“郎君,若是卢强投向了杨氏,很难清理他……资历太老了,也没有错漏。”

        “为什么要清理呢?”杨玄拿筷子翻动了一下肉片,“再等等。”

        盖子盖上。

        叮的一声。

        ……

        叮的一声。

        室内的杨嘉笑道:“客人来了,请进。”

        房门打开。

        随从侧身,“卢别驾,请。”

        卢强走了进来,杨嘉起身,“杨氏,杨嘉,此次老夫便是为了卢别驾而来,请。”

        卢强坐下,“说吧!”

        杨嘉摆摆手,随从告退,并把门带上。

        杨嘉微笑道:“请喝茶。”

        卢强看看茶水,“味道不错。”

        “这是国丈常饮的一种茶叶。”杨嘉笑着喝了一口,拿着茶杯说道:“卢别驾在北疆多年了。”

        “嗯,多年了。”卢强也拿着茶杯,神色轻松的嗅着。

        “这么些年,卢别驾堪称是兢兢业业。陈州有如今的模样,卢别驾功不可没,老夫不是吹捧,也不是挑拨离间,用不着。”

        “嗯!”

        没反对,便是一个良好的开局。

        杨嘉喝了一口茶水,精神一振,“刘司马去了桃县,按理,应当是卢别驾接任。不过,杨使君武功赫赫,这一点,陈州无人能及。

        故而,卢别驾依旧为别驾。

        不过,黄相公怕是在北疆节度使的职位上待不了多久了。

        黄相公致仕,杨使君便会去桃县,那么,谁来接任陈州刺史一职?”

        卢强沉默着,放下茶杯。

        杨嘉叹道:“想在桃县有一番作为,杨使君必须有根基,否则他便是个空架子。而这个根基便是陈州。

        老夫听闻卢别驾与司马曹颖时常争执?

        那曹颖乃是杨使君心腹中的心腹,卢别驾虽说比他高明许多,却也无可奈何。

        还是老话,老夫更担心的是,杨使君去了桃县,谁来接任刺史之职?是卢别驾,还是曹颖?”

        卢强默然。

        这是,心动了!

        天下谁能抵御权力的诱惑?

        谁愿意蛰伏,谁愿意被人当做是垫脚石?

        没有!

        从未有过这等人!

        杨嘉说道:“今日请了卢别驾来,是想告知卢别驾,杨氏,愿意伸出友谊之手!”

        两张案几特地摆放的很近。

        触手可及。

        杨嘉向卢强伸出手,微笑道:“杨氏从不会亏待自己人,从不会坐视自己人吃亏!这是国丈的承诺!”

        皇帝要削弱黄春辉的羽翼,杨嘉来看热闹,顺带,做些事。

        他的手伸到了卢强的身前。

        茶杯的上面。

        茶水的热气熏蒸,让他年轻时刻苦练字受伤的手腕颇为舒服。

        卢强没看他的手,而是看着他。

        “面对遭遇的这一切,老夫也曾不满,也曾愤怒,谁不会呢?是吧!”

        杨嘉点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雄心,升迁,发财,金钱美人……是个男人就喜欢,老夫也不例外。”

        这些,杨氏都能提供。

        而且!

        无止境!

        只要你能体现价值。

        卢强看着他,“可老夫看到了民生凋敝,看到了异族的铁蹄在践踏百姓。

        北疆的凛冽寒风中,那些百姓在嚎哭,在哭诉……

        老夫在那时便发誓,谁能改变这一切,老夫便全力支持他!

        老夫等啊等,等来了刘使君,刘使君虽说勤勉,但能力却不足以改变现状。

        老夫等啊等,又等来了杨使君。

        老夫发誓,若是他不能改变这一切,老夫便掀了这案几,自己来!

        可老夫看到了什么?三大部灰飞烟灭,潭州军被当头一棍,这一切,谁能做到?

        刘使君不能,老夫不能!

        看看如今的陈州,商业繁茂,耕织繁忙。

        这一切是谁带来的?老夫能吗?不能!

        雄心,老夫有。可一个人的雄心不能凌驾于万民之上,那不是雄心,那是野心!”

        “你!”

        茶水的热气熏的杨嘉的手腕疼痛,他猛地收回手,冷笑,“那你来作甚?”

        “黄相公离致仕不远了,北疆将会成为风云之地。”卢强起身,“老夫今日来,只是想告诉你等。

        老夫佩服杨使君,一切想利用老夫来损害杨使君的龌龊主意,从此刻始,都打消了吧!

        否则,来者是客,陈州大牢,虚位以待!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