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谍涯无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再次搜查

第九百九十六章 再次搜查

        吴四宝一辆车,林创两辆车,陈长山带着李月旺和一众手下上了两辆车,车队浩浩荡荡向公共码头驶去。

        宁小波上了林创的车。

        她的心并不在案子上,痴痴地望着林创的侧脸,暗动心思。

        她对自家先生真是佩服死了。

        案件发生以来,所有人还是一头雾水的时候,    自家先生就已经胸有成竹了,足见其睿智;昨晚做试验,她也是亲见的,那个认真劲,足见其谨慎;再次搜查带上陈长山,显然是为了避嫌,    或者还有不给自己树敌的长远考虑,又足见其细致。

        更别说,    除此之外,    还有不为外人所知的那种铁人战力呢。

        “爷真是一等一的人物啊,得他眷顾,真是我幸。可惜,张劲庐不知道珍惜,非要瞒着先生跟朱悦文乱搞。嘿嘿,也得感激她,否则,先生哪能上我的床?顶多跟个通房丫头似的偷偷腥,上不得台面。现在多好,先生明说了,我是他的女人!”

        ……

        来到江龙号,林创等人先到底舱。

        刘德山和三名日本特工的尸首已经搬走,苍蝇的嗡嗡声没有了,显得格外安静。

        特工部的特工办事很专业,四具尸体搬走了,但尸体所在位置,都用粉末勾勒了尸体的轮廓以为标记。

        林创走过去看了看,    在刘德山尸首的头顶前方,    那个开了口的盐袋和电灯泡也保持着原状。

        林创把灯泡举起来看了看,见灯头上标着“200w”字样,与之相连的电线耷拉着,另一头在舱顶固定。

        林创顺着线看了看,电线并没有用类似后世那种线槽固定,而是每隔一米左右,用钉子钉一小块木板固定在舱顶上。

        这样的固定其实并不牢靠,站在盐袋堆上就能够着,随手一拉就能拉下来,而且还很安全,并不用先拉电闸。

        他问李月旺:“李老大,这个灯泡是你船上的吧?”

        “是是是,原来是吊在顶上的,不知道怎么会在盐袋上。”戴着手铐的李月旺赶紧答道。

        林创又走到舱门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上锁,问道:“这里随便进,是吗?”

        “是是是,一是这里除了盐并没有别的贵重东西,不怕偷;二是每隔一两天就得搬一次盐,    上锁开锁的太麻烦。所以,我没上锁,也没让人看守。”李月旺答道。

        “把灯泡拿上,再截一段电线,一块拿回去。”林创命道。

        “是。”陈长山答应一声,手下立即去办。

        林创让李月旺带路,来到餐厅。

        餐厅并不大,就在一层最后,是三间舱房改的。

        最北边两间是通的,里边除了一排长条桌子外,什么餐桌餐椅的什么都没有。

        最南边一间朝北开门,有门框没门,只挂了一个短布帘象征性地与外边隔开,里边有餐桌,也有餐椅,稍微低下头,就能看到里边用餐的情况。

        “船工都是粗人,饭时在这里领饭,端着碗随便找個地方一蹲就吃起来,所以根本用不着弄饭桌。再说了,船上地方小,就是要弄也摆不开那么多的桌椅。”李月旺没等林创问,主动地介绍起来。

        “这个小间是专门给老板和贵客们留的。有时候老板会跟船去南京,也偶有贵客搭船,总不能让他们也跟我们这些粗人一样蹲着吃饭吧?”

        林创点点头,走进隔间。

        见隔间有四张小桌,那么窄的舱房勉强能摆开。

        “华以昌和叶紫琼当时在哪张桌上用餐?”林创问。

        “就在当门这一张桌子上。”

        “吕书陶呢?”

        “吕老板开始是在他们邻桌,后来不知怎么就凑一桌了。华先生坐在东边,叶小姐坐在他对面,吕老板打横坐在北边。”

        李月旺介绍着,林创想像着当时的情景,问道:“你没跟船工说过,贵客吃饭不要打扰?”

        “怎么没说?说了多少遍了。可船工都是粗人,常年在船上,看到母猪都是双眼皮的,别说叶小姐那么摩登了,装作提鞋弯腰看上一眼,或者躲在门口偷听上一耳朵,这个根本就禁止不了。”李月旺道。

        “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林创点点头。

        李月旺看林创说话和气,心里未免又升起一丝希望——希望林先生能放过自己。

        “陈副队长,把吕书陶用过的煤炉和烧水壶带走。”林创命道。

        “是。”陈长山让手下带着李月旺去了厨房。

        林创、吴四宝、宁小波和陈长山出了餐厅,去了吕书陶住的舱房。

        进了舱房,林创见和自己住的舱房一样,都是南北两个铺位。

        北边这个铺位被褥整齐,而南边那个铺位的被褥被卷起,放到最里边。

        不用仔细看,就能看到南铺上有茶渍,很显然,吕书陶在这个铺上放了他的茶具喝茶。

        而在两个铺中间的过道上和铺底,又看到了少量的炉灰渣子。

        很显然,吕书陶把煤炉放在了过道里。

        林创蹲在地上,仔细搜寻,忽然看到一颗纽扣大小的红色的晶状物。

        他小心地捡起来,拿在手里一捻,很硬,捻不动,又对着外面的光线看了看,并不透明。

        “先生,这不是光卤石吗?”宁小波惊喜地问道。

        昨天林创让她弄的光卤石,又在她屋里做了试验,像红宝石一样,她自然是一见便知。

        “对,是光卤石,我找的就是它。有了它,一切都明了了。”林创说罢,把光卤石交给陈长山:“陈副队长,保存好了,这是唯一的证据,千万不要弄丢了。”

        “是。”

        陈长山答应着,把光卤石接过来,小心地放好。

        林创对吴四宝道:“宝哥,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船上死的六个人,都是吕书陶杀的。”

        “啊?都是他杀的?怎么杀的?”吴四宝问道。

        “杀人手法和过程我先不说,不是卖关子,而是我要当着中野云子和青木贵矢的面说,省得再费一遍口舌了。”

        “你这不憋死人吗?”吴四宝不满地说道。

        “另外,他的杀人动机我还有点疑问,说他为了女人?好像不妥。我有一个猜测,为了证明我的猜测是否准确,还要再求证一下。”

        “怎么求证?”

        吴四宝问道。